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翻译]最新的奴隶(9)

作者:admin人气:1560来源:

作者:鑫淼森焱垚 字数:12600 :thread-9067223-1-1.

***********************************

主要人物介绍:

安吉拉:女主角,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出现,后面会有转变,是全文真正的 主角。

约翰:安吉拉的丈夫,介绍安吉拉去奴隶市场并一起购买了第一个女奴。

杰克:安吉拉和约翰的儿子

珍妮:安吉拉和约翰的女儿,杰克的姐姐

金姆:安吉拉和约翰购买的第一个女奴,一年前和另外五位同伴一起被绑架 拍卖。

阿莱娜:安吉拉新买的女奴,是金姆的五个同伴之一,过去一年中被训练成 马女,因为某些原因被重新拍卖。

坦皮斯特、埃尔克:金姆的五位同伴之二,成为女奴已有一年。

芬妮、鲍勃:来自加拿大的一对夫妻买家,女主和男主,拍卖会时与安吉拉 坐同一桌。

菲欧娜:来自英国的买家,女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培养马女供客户娱 乐。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

里卡多:来自卡其伦的买家,男主,经营一个俱乐部,里面举办狩猎女奴的 活动以娱乐客户。拍卖会时与安吉拉同桌。卡其伦是作者构造的一个南美的新成 立的国家。

塞德里克:拍卖会的主管,负责加勒比地区奴隶交易的运营。是一个高大的 黑人。

盖里:杰克的朋友,对安吉拉抱有性幻想。经常被杰克邀请来共享女奴。

丽莎:珍妮的朋友,但是本文中没有过多提及,无足轻重。

亚历克斯、比尔、卡尔、凯文:约翰的朋友,经常和约翰一起打牌。四人都 和安吉拉发生过肉体关系,其中三人的妻子也是安吉拉的性玩伴。

苏珊:比尔的妻子,本篇中只是提及而已。

***********************************

第十二章

「盖里,赶快过来,」杰克对电话那头说道,「我弄到一样东西,你一定得 看看。」说完他停顿了片刻,「OK,一会儿见。」

「杰克,你不能让他看到我这样。」在口交和一场肉体大战后,杰克重新放 置了安吉拉。现在,她站在房间中央,双手被从天花板中间的环扣中垂下的绳子 高高吊起。

「我当然可以,」他回道,「你不是经常告诉我们要分享我们的玩具么。而 且,他也对你渴求已久了。他是我的朋友中最厉害的。」

「这不是真的」她惊叫道。

杰克咧嘴一笑,「是啊,我知道你的意思,这就像一个白日梦成真了。」

几分钟后,门铃响了起来,杰克离开房间去开门,不久便和他的朋友一块儿 回来了。

「天啊!」盖里大叫道,「你做了什么,哥们?」

杰克又笑了:「来见见我的新女奴。直到明天她都是我的。」

「天啊!」盖里又叫了一声,完全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如果你想,你可以摸摸,」杰克提议道。可盖里只是一动不动呆呆的望着 这个被拘束的美丽女人。并不是他以前没有见过裸女,他曾经看过,摸过,甚至 操过金姆,以前杰克也曾邀请过他。所以他对于女人的身体并不陌生。

但是这可是道森夫人!!!美丽,性感,自信而又充满魅力的道森夫人。这 是那个他一直用了手淫的对象,她就像是他最喜爱的杂志上的性感女神,不,是 超过了那些性感女神。她更性感,更让人欲罢不能。他呆呆的站着,完全僵立在 那儿。

杰克走到他母亲的前面,将她的右乳托入手中,另一只手轻轻的拨弄着。安 吉拉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处境越来越糟。

「来呀,」杰克催促道,「你可以随意,她完全不介意,对么,小妞?」

安吉拉保持了沉默。她看着盖里一点一点的磨上前来,然后一切不可避免的 发生了。男孩儿伸出手来托住她的左乳,学着杰克一样开始拨弄。

「她很柔软吧?」杰克问。

「是啊。」盖里终于能开口了。但是他的大脑仍未能完全运作,所以只说了 这一句。他还是无法从眼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道森夫人居然赤裸的被拘束着, 而自己竟然握住了她那漂亮的乳房。

「我喜欢它们沉甸甸的感觉,」杰克继续道。他唯一的其它赤裸女性一起的 经验就是和金姆在一起,而她那紧凑的小胸脯和这一对比起来真是太小了,一只 手就能完全包裹住。「你能相信它们有这么结实么?」

安吉拉感觉到杰克正在揉捏自己的乳房,而盖里也马上跟着揉起另一只。这 个孩子似乎紧跟着她儿子的每一个动作。

「而且还如此美味,」杰克补充道。他弯下身将乳头吸入口中,不出所料, 盖里马上也照做了。安吉拉向下看去,两个饥渴的青年正叼着自己的乳房,脸颊 不约而同的一收一放。她感到舌头在敏感蓓蕾上抚弄。终于盖里放开了他的那枚 乳头。

「我没尝到任何味道。她应该是什么味的?」他问。

「女孩儿,」杰克回答,「她是百分百纯女孩儿的肉味。」

盖里又将乳头吸回口中,吮了一会儿,然后才松开,「是啊,纯正美味的女 孩儿嫩肉。顶尖的乳头肉。」说完又开始吸吮和揉捏那丰满的乳房。

「到下面这儿来,」安吉拉听到杰克说。她看到贪婪吸吮的盖里终于放开了 她的乳头,单膝蹲在正指着她阴户的杰克旁边,「看看她已经湿成什么样了。」

盖里将脸凑得更近了些,然后点了点头。她沮丧的看着杰克的朋友探出手来, 然后感到了手指在自己的阴唇上抚弄。

「这说明她喜欢,是么?」盖里问。

「正是如此,」杰克回答,「她爱死它了,不是么,小妞?」安吉拉再一次 保持了沉默。

杰克伸手绕过安吉拉,重重拍在了她的屁股上:「我在问你问题呢,小妞。」

安吉拉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而大叫起来:「不,我一点也不喜欢,杰克, 请马上松开我。」

「她在撒谎,」杰克告诉盖里,「等一下,我去叫我爸爸,他会为我们好好 教育一下这个小妞。」

「不,等等!!!」安吉拉急忙叫道。约翰今天行为太过异常,完全无法预 测他会做些什么,「我会服从的。」

「你刚才说什么?」杰克站直身子盯着她的眼睛说,安吉拉觉得自己好像说 中了他想要的答案,于是又说了一遍。

「我会服从的,」安吉拉重复道,但杰克仍盯着她。安吉拉终于意识到他所 想要的答案:「我会服从的,主人。」

「好多了,」说着,杰克又蹲下身去。盖里仍在玩弄湿润的阴唇,分开的小 口正流淌着淫汁,「现在告诉盖里你喜欢他这样弄。」

安吉拉咬着下嘴唇沉默了一小会儿,终于撒谎道:「我喜欢您这么弄,主人。」

「看到了吧?我告诉过你她喜欢这样,想操她么?」

「等一下!」安吉拉脱口而出,「摸我是一回事,但操我是另一……」

可她再没有机会说完,杰克拾起一个口枷堵住了她的小嘴。这只是一个橡胶 球和皮带连成的简单口枷,橡胶球轻松的被压入她的口中,堵住了她想要发出的 声音。他将皮带在她脑后扣好,然后一巴掌拍在了她匀称的屁股上。

「这样就方便多了,」杰克说,「那么你想操她么?」而安吉拉只能怒视着 杰克。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盖里说,「我当然想操她,我每晚做梦都想这么做。」

「那我们一起吧,你想要前面还是后面?」

「前面还是后面?」盖里一脸疑惑。

「是啊,」杰克说,「小穴还是屁眼?」

「噢,哇哦!」盖里大叫道,「小穴吧,我想。你真的要操她的屁眼?」

「当然,她今天属于我。」

男孩儿们迅速脱去了他们的衣物。他们的阳具已经整装待发。杰克在自己的 肉棒上抹上润滑剂,然后又在安吉拉额菊花上抹了些,接着两人一前一后站好了 位置。盖里觉得他不需要任何润滑剂了,安吉拉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只等着他进 入了。

两人一同进入了安吉拉的体内,她因为屁眼被侵入而咕哝了一声。盖里感觉 安吉拉的小穴棒极了,除了有些难以适应她儿子两腿间悬挂的东西。安吉拉在他 刚刺入的时候感到痉挛和疼痛,但很快便适应了它,感受着两根肉棒在自己的体 内进进出出。

这时她第一次尝试双孔插入,以前她从未试过同时和两个男人一起做。虽然 她自己在性方面很开放,但也未有机会尝试这个。她以前从未赤裸于自己的儿子 眼前,更不用说为她的儿子口交并和他做爱,以及被她儿子的朋友操的同时被她 儿子操屁眼。

在这之前与杰克关于性的话题最相关的就是不久前买金姆回家的时候了。杰 克毫无经验,因此安吉拉留在房间中指导和教育他。她让他趴在俯卧的金姆身上, 抓住他的肉棒将它导入女奴爱穴的入口。之后还有一次,安吉拉同样握住他的肉 棒,不过这次是引导它刺入跪在床上的女奴的直肠中。这两次中,她都留了下来 观看,并时不时玩弄他的蛋来让他更加亢奋。但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可是现在, 所有的约束全部破碎了。

她有些怪责自己,但更多的是责怪约翰。他想让孩子们在性的问题上成熟而 自由,而女奴就是他的方式。在几个小时的争论和商讨之后,她最终还是同意了 他的计划。但她从未预料到这种程度的放纵和成熟会让她自己被这样对待。她从 未想到自己会被他弄成一个奴隶。

「他怎么敢?!?!?!?」两根肉棍在她体内持续着活塞运动,她不由得 这样想到。如果她想要来一番冒险,那么她就应该可以自由的去做。怒火又从她 无声的口中燃了起来。

盖里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进入她体内没多久他就射了。但是他毕竟年轻力 壮,很快他就有硬了起来。这一次他从容不迫的慢慢来,同时享受着他梦想已久 的丰满乳房。杰克持续了较长的时间,应该是得益于之前已达到了两次顶峰。最 后,终于他也爆发出来。两人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互换位置又再度开始在她身上 驰骋。安吉拉就这样被这两个男孩儿操了一整天。

晚饭时,她有怒意上涌,或者说,她的怒意就未有丝毫减退。三个奴隶都一 丝不挂,但是另外两个并没有受到拘束,而她,却被迫跪在地上,手腕铐在脚踝 上。她处在杰克和盖里的椅子中间,而另外两个女奴却在服侍用餐。

餐用到一半,杰克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耳语道:「如果你想,我可以取下你的 口枷然后喂你点东西。但是如果从你口中蹦出任何一个词,那么我会重新给你戴 上口枷,而你只能等待明天的早餐了。」

安吉拉饿极了,男孩儿们在午餐时间也没有停止操她,因此她错过了那一餐。

她觉得自己可能支持不到明天早餐了。她向上看向杰克然后点了点头。

杰克解开锁扣将口枷从她嘴里取出,然后和盖里轮流将自己的食物和牛奶喂 一些给这个新奴隶。这对于安吉拉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羞辱,她似乎成了这座房子 中地位最低的人。

晚饭过后是家庭影院时间。约翰会为这样的夜晚买一些电影,全部是情色的, 而且都是关于如何对待奴隶的题材。在他想来,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莫过于让性 行为形成一种固定套路而变得索然无味。这些电影会为他提供新的使用女奴的方 法。

通常,他不会允许外人参加晚间影院,但是既然盖里已经操了自己的妻子一 整天,他再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他儿子的朋友留下来。

他又好几个喜欢的电影系列,然而在其中他最喜欢的要数骷髅制品了。他们 总是看上去最真实的,完美的策划,出色的表演,以及非常漂亮的演员,而且这 个系列的电影还有情节,那正是许多电影制造商忽略的东西。

今晚的电影是关于阿拉伯后宫的主题。约翰设好一切然后坐了回去。阿莱娜, 今天属于他的小奴隶,正慢慢的用舌头清洁他的肉棒。他环视了一下房间,非常 惊讶的发现每个人都一丝不挂。珍妮蜷曲在软垫椅上,金姆在她的双腿间为她提 供口舌服务,这时他自她小时候以后他第一次看见她的裸体。她现在已经是一个 美如天仙的女人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想要尝试她的娇躯。

杰克和盖里坐在沙发上,安吉拉跪在他们之间同时为两人口交和手交,时不 时交换一下。看来今天晚上没有女奴能欣赏电影了,她们都全神贯注的履行自己 的职责。

约翰经常偷偷的瞟一眼安吉拉,她的美丽如此引人注目,让他不由得惊叹成 为奴隶竟然使她更有魅力了。也许他应该让这个安排永远持续下去,他会好好想 一想的。

电影的情节是关于两个部落间的贸易关系,充满了阴谋和背叛。一个女奴被 指控是另一个部落的间谍,很快她便被审理,审判,捆绑并准备接受惩罚。

约翰认为这个工作室做了一个聪明的决策,他们给自己的女孩儿们打上了商 标。每一个演奴隶的女演员都在她们的左臀上有一个骷髅头和交叉骨头的商标。

约翰猜那是为了彰显他们的品牌。

骷髅制品出产各种系列的电影,从轻度的SM到重口味,一应而全。他比较 倾向于轻口味的结局,并不愿意看到一些重口味的画面,即使是为拍电影而假装 的,比如血和穿刺。

那个被指控的女孩儿被判有罪,罚二十鞭。她被绑在一个支架上,由一个高 大而冷酷的人执行鞭刑。鞭梢打在她的背上,留下十字交错的鞭痕和皮开肉绽的 惨象。当鞭刑结束,她被从支架上移下来,安置在营地中央的一个假阴茎形状的 杆子上,杆子的头部深深地埋入了她的小穴中。部落成员继续毫无怜悯之心的玩 弄调戏她,持续着对她的惩罚。

约翰在电影的不同时段分别听到了三个青年达到高潮的呻吟,他自己也感觉 接近了,但是他知道他今天大概只剩下一次高潮了,他想要将自己的种子种在他 的新奴隶的子宫里。

约翰站了起来告了个罪,然后领着阿莱娜去了主卧,在那里疯狂的操了她然 后将他今天最后一管弹药射在了她的小穴里。接着他沉沉睡去,脑中还想着安吉 拉这个晚上会是怎么过的。

***********************************

第十三章

这个星期剩下的时间对于安吉拉来说像是不真实的。即使在她最离谱的梦里 她也没想到约翰会对她做这些。他声称在为她实现梦想并帮助她为即将到来的那 个星期做好思想准备。而安吉拉知道他只是在试图迫使她崩溃,让她取消自己的 旅行计划。

她一直被保持赤裸着,即使有客人也一样。她一直被拘束着,无法离开屋子。

所有的电话都被藏了起来,所有电脑的密码都更改了,她就连想要交流和呼 救都做不到。当然安吉拉怀疑自己是否会呼救,那将会将所有事弄得一团糟,一 家人都无法再抬头做人了。

约翰很享受现在有三个女奴任由支配的感觉,屋子里只有三个支配者,因此 他总能得到他需要的服务。杰克也同样享受着三个女奴,但是很明显安吉拉是他 的最爱。他想尽各种办法在任何他可以的时候占用她。而珍妮只在金姆和阿莱娜 之间选择,她觉得使用她的母亲太过尴尬了。

最接近使用她母亲的一次发生在一天下午。安吉拉双手上举被吊在一个游戏 房间里,脚趾堪堪能猜到地面。珍妮在这时走了进来。

「妈妈,丽莎能在这里过夜么?」她问,「噢,我为什么要问你?你只是一 个奴隶。」她伸手在安吉拉左乳外侧打了一下,让它在这个最新的奴隶胸前起伏 不定。这一巴掌令安吉拉痛的不止是肉体,但那也是这个星期唯一一次珍妮触碰 她的身体了。

盖里那个星期实际上几乎住在道森家了。与这个梦想已久的女神做再多次也 无法令他感到满足。他之前很享受与金姆做爱,现在依旧兴趣不减,她对于她的 体型来说非常的美丽。而那个新的凹凸有致的阿莱娜在他看来几乎和道森夫人一 样性感,但是,到目前为止,安吉拉仍是他的最爱。

杰克频繁的使用三个女奴。他年轻而精力旺盛,恢复力惊人,因此大多数时 候他都用他们来发泄自己的性欲。但是当他和盖里都被榨干,需要时间恢复时, 他就会送女奴们去工作。他喜欢让阿莱娜裸身为他洗车,而自己在一旁监督欣赏 她赤裸的娇躯。他更喜欢的是让他的母亲为他清理房间,以前她总是会催促他清 理房间,现在可以让她为他服务了。

约翰也很享受能在三个美人中选择,尽管他的阳具不能像他的儿子那样快速 的恢复。有两个晚上他还和别人一起分享了安吉拉。

第一次是和吉尔,一个经常在她丈夫外出时与他们共寝的朋友。当约翰知道 瑞克又一次出差了,他立即确保了今晚安吉拉归他并邀请了吉尔共同度夜。

「噢,天,」当吉尔在晚餐前到达时,她微笑道,「不觉得你漂亮极了么?」

金姆应了门,领着吉尔进入起居室,约翰正坐在沙发上,安吉拉跪在他的脚 边。

安吉拉感到极度尴尬,双眼低垂,没有勇气看自己的朋友。

她只戴着一个黑色的皮革项圈,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拘束。然而,这对她来说 更加糟糕。如果她被束缚着,她想,也许还是可以忍受的,至少她可以找借口说 她是被迫的。

「我经常怀疑她的施虐者人格只是假装出来的,」吉尔说着,走到安吉拉旁 边拍了拍她的头顶,就好像对待一直家养的狗一样,「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只是一 个漂亮的女奴而已。」

「这正是她全新的一面,」约翰同意道,「也许它只是她在经历的一个阶段, 但是我想要它持续的这段时间中和你分享一下。」

吉尔坐在了约翰旁边,约翰立即将她搂入怀中,两人热情的互吻了好一会儿。

安吉拉向上瞟了一眼,看到她的丈夫正和另一个女人调情。这个举动让她感 觉自己被忽视了,他们彼此沉浸其中,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样。平常时候,她也 会坐在沙发上和自己的朋友调情。

等到这个长吻终于结束,吉尔说道:「我对今晚已经迫不及待了,我以前也 在这里找了很多乐子,但这一次一定会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

吉尔年近三十,几乎与安吉拉一样漂亮。她身材高挑,足有六英尺(大约一 米八二),一头及肩的金发让她看起来像是来自北欧的公主。她的全身散发着完 美的女人气息,无时无刻不让约翰蠢蠢欲动。

「我能摸一摸么?」吉尔问。

「如果你不摸,我倒是会很失望,」约翰回答,「她完全是为你准备的。」

「噢……!!」吉尔裂嘴而笑,「好吧,我想她会让我非常满意的。」吉尔 站起来,慢慢走到安吉拉后面,然后又绕了回来。

「站起来,小妞,」她命令道。安吉拉极不情愿的站起了身,她知道这将会 是非常难堪的经历。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约翰不以为然的看着他的妻子。

安吉拉一下僵住了,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我不知道,什么?」

约翰皱起了眉头,「当你的女主人给你一个命令是,你是不是忘了说什么?

你不应该在某些方面回应一下么?「

安吉拉叹了口气,约翰真是个混蛋。最初,他把她交给了她的儿子,现在他 又想要她称呼她的好朋友为主人。但是她知道反抗只会让事情更糟。「对不起, 主人。对不起,女主人。」

「她太有趣了,」吉尔微笑道。吉尔将手放在了安吉拉的背上,然后又抬起 了迅速打在了这个赤裸女子的屁股上。安吉拉因为这出乎意料的对待和袭击倒吸 了一口气。

「嘿,爸爸,」杰克将头探入房间说,「我能借一下这个小妞么?」

「她现在很忙,儿子,」约翰回答,「你可以明天用她。」

「噢呀!」杰克抱怨道,「我想让我的一些朋友看看她。」

「你可以明天再做,」约翰回答。杰克发起了牢骚,但还是乖乖离开了房间。

吉尔扬了扬眉毛,「噢,天。你们整家人好像都很享受这个小女奴,杰克对 她做到了什么程度?」

「完完全全,」约翰说,「他好像对他的母亲异常执着。到目前为止她已经 被他好好的用过了。」安吉拉听到这些话,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她本希望这 永远成为一个秘密,但显然事情并没有按她预想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杰 克已经操了她。

「太有趣了,」吉尔点头道,她正站在女奴的前面,伸出手托住安吉拉的乳 房,安吉拉低头垂目,尽可能避免任何目光的接触,「太变态了!」

他们将安吉拉带到了主卧,吉尔和约翰迅速脱光了衣服。约翰坐在床边慢慢 的套弄他的肉棒,安吉拉被迫跪在地上为吉尔提供口舌服务。这对于约翰来说真 是美梦成真。他想不出比让安吉拉舔这个漂亮金发女郎的小穴更色情的场景了。

「嘛……」吉尔在高潮中发出一串含糊不清的喉音。「真是太棒了,你的女 奴太有天赋了,我能把她绑起来么?」

「她是你的,你想怎样都行。」约翰回答。

「噢……!听起来真是不错!有什么限制么?」

「什么也没有,」约翰说,「她什么都能做。」

吉尔决定绑上安吉拉的双手。她让女奴站起来,然后将她的两只手腕绑在了 背后。接着她领着她上了床,让她躺在中央,然后爬上去将小穴对准安吉拉的脸 上方。「继续,小妞。上一个相当不错。」

躺在自己的胳膊上令安吉拉十分不适,但这一次她同样知道最好不要反抗。

被命令去继续去舔虽然很令人羞耻,但是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和吉尔过去 曾做爱过很多次。她顺从的微微抬头,开始舔弄嘴边的的花瓣,准备将吉尔送上 她今晚的第二个高潮。

「我都想向你买下她了,」吉尔说,「我觉得都离不开这种服务了。」

约翰笑了,「她是非卖品,但是你什么时候想要,都可以过来借她,也许瑞 克也想要试试她。」

「噢,瑞克当然想得要命,」她回答,「只要一在她的旁边,他就开始流口 水。但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经常到这里密访。」

约翰仍是坚硬如铁,他觉得是行动的时候了。他也爬上了床,来的吉尔背后, 将他的肉棒对准她的小穴。他能感到安吉拉的舌头在那里打转,慢慢的,他将自 己的肉棍刺入了他的邻居体内,感受着她的紧窄,湿润和温暖,终于完全进入了 她的体内。他真的很爱操吉尔,尤其想到自己的妻子在下面吃她的花瓣,让他更 加亢奋。

他伸手环抱住吉尔,两手抓住她的乳房,将她向上拉起,直到她跪起来跨坐 在安吉拉的脑袋上。这对乳房和安吉拉的一样丰满,而且好像更加结实,真是一 对精致的玩物。

吉尔捡起一根她之前放在床上的假阳具,她俯下身,将那粗大的头端在安吉 拉那已淫水泛滥的阴唇上来回摩擦,然后慢慢将它推进了安吉拉的体内,同时观 赏着安吉拉的小穴被撑开并吞下它。看着安吉拉的小穴慢慢包裹住那巨大的棍子, 这时淫靡极了。

吉尔用假阴茎在安吉拉体内来来回回抽插了好长时间,终于自己又一次达到 了高潮。约翰片刻之后也跟着到了顶点,抽了出来将他的种子都喷洒在了他妻子 的脸上。安吉拉感受着一股股精液在她的脸蛋上滑动,觉得羞耻极了。

吉尔像是一个在糖果店看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儿,什么都想尝试。约翰告诉她 并不需要赶时间,他欢迎她下次再来尝试更多的玩法。但是瑞克已经在回家的路 上了,她无法悄悄溜出来进行她隐蔽的性游戏。「而且,」她补充道,「这个小 妞真是太美味了,我怎么也玩不够。我想要做全套。」

在被打屁股时安吉拉又被罚戴上了她的口枷。吉尔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充 满热情和力道的拍打她的屁股。那些巴掌又重又疼,安吉拉忍不住开始抱怨。对 于她的多嘴,吉尔让约翰给她带上了口枷。一个球填满了她的小嘴,皮带扣在了 脑后,有效地让她的反抗消失无声。吉尔觉得她的朋友带着口球嘴唇大张的模样 看上去棒极了。

接下来是假阳具内裤。安吉拉正好有一个,她之前一直在和她的床伴做爱时 用,而且还在吉尔身上用过。但当时安吉拉用它只是温柔的做爱。而在吉尔手上, 或者准确的说是系在吉尔的胯间,它就成了一个羞辱人的工具。安吉拉被绑在一 个长凳上,吉尔穿着假阳具内裤从后面操了她。享受了一会儿,吉尔又将它抽了 出来,转而插入了安吉拉的肠道。女奴对于被鸡奸发出了一声被闷住的呻吟和支 吾的反抗,但是这些呜咽的抱怨丝毫未能阻止吉尔的侵袭。

吉尔将最羞耻的部分留在了最后。安吉拉又一次被绑在了床上。这次她被绑 成了大字型,面朝上躺在床上。吉尔躺在她的两腿间,而约翰在她后面慢慢的操 她。

约翰看着吉尔将两只手指探入了安吉拉暴露在外的粉嫩小穴中,他感到吉尔 的阴道正紧紧的攥住他的肉棒,并能从中看出他的邻居因为可以任意的使用他的 妻子而异常的兴奋。

吉尔扭动着她的手,用手指在那被缚女子的小穴中打转。接着她加入了第三 根指头,然后是第四根,将安吉拉的穴口撑得越来越大,令她呻吟不断。约翰突 然睁大了双眼,他看到吉尔将拇指也蜷在其他指头旁边,慢慢的用整个拳头在那 里进出。

约翰知道他应该阻止这个暴行,但是他充斥着疯狂性欲的大脑根本无法正常 思考。他唯一做的,就是继续在吉尔美味的身体中进进出出。当他看到整个拳头 都消失在他妻子的小穴中时,他差点就射了出来,于是赶紧停下来休息片刻。

「她的里面感觉好极了,」吉尔评论道。约翰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邻居的手腕 消失在了她妻子的体内。安吉拉在拳头伸进自己体内时就已经开始隔着口枷大叫, 现在也还在继续呻吟,感受着手指在自己的体内探索。

「我们应该经常给她带口枷,」吉尔说,「还要把她绑起来。我喜欢她任我 鱼肉而又无法抱怨的样子。」她探手到自己腿间抓了一下约翰的蛋蛋,然后用手 指在滑出她体外的肉棒上抚弄。约翰呻吟一声,又一次不得不停下所有动作来避 免射精。

约翰探手环抱吉尔并抓住她的双乳,不停地揉捏它们。她的乳头是如此的硬 挺以至于他感觉似乎它们能刮伤自己的手掌。他喜欢在任意吉尔方便的时候玩弄 她们,她的身体如此完美以至于一旦开始性爱就完全无法释手。他不知道为什么 她的丈夫不花更多的时间在她身上,但另一方面来说,这对他极为有利。这意味 着每次她过来玩时都会是一个极度饥渴的荡妇。

吉尔又向安吉拉凑近了些,约翰亦步亦趋,抓住她漂亮的乳房作为扶手,让 自己的肉棒继续呆在她丝滑温暖的通道中。吉尔抬头用舌头舔弄了一下安吉拉的 阴蒂,这个被缚的女子突然全身紧绷,呻吟不断,高潮的波浪荡过了她的全身。

吉尔的手指仍在这个新奴隶的体内忙碌着,她抚弄着那柔滑,弹性十足的腔 壁,探索每一个角落和每一条褶皱。她发现了女奴的宫颈,决定也要探索一番。

吉尔慢慢的在这个小突起上用手指打转,仔细观察着安吉拉的反应。女奴的 身体突然有一次绷紧,并开始颤抖起来。

吉尔又在那多汁的阴蒂上来了一口,安吉拉的小腹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吉尔冲过去的经验指导那是安吉拉接近另一次高潮的征兆。她又开始用舌头 不停地玩弄起阴蒂来,想将她的性玩具推向新的顶点。

最后,安吉拉的高潮终于爆发了。吉尔刚一看到这具被缚的身躯开始紧绷, 听见清晰可闻的呻吟,立即伸直她的食指,将它刺向了宫颈。安吉拉隔着口枷尖 叫起来,全身都因为宫颈的压力而痉挛起来。而随着吉尔不断的加压,疼痛也愈 发剧烈。吉尔不停地玩弄着阴蒂,将她完全包入口中不停地吞吐。

很快又一次高潮扫过安吉拉,吉尔立即抓住机会进行她的下一个实验。她更 加用力,终于这层屏障破开了。她通过了宫颈口,而安吉拉又开始隔着口枷尖叫 起来。

吉尔惊呆了!她居然进入了这个女人的子宫!她慢慢的移动手指,在子宫里 进进出出。同时她也继续吸吮那充血的阴蒂,时不时用牙齿摩擦一下。安吉拉的 头不停地来回甩动,在拘束下激烈的挣扎,她的全身都混杂着浓重的性欲和剧烈 的痛楚。吉尔的唇舌和牙齿终于达到了目标,安吉拉的身体又一次僵硬了。一声 悠长的呻吟从她口中传出,然后她紧绷的身子颤抖着,再无声息一动不动。她已 经在所有的刺激下昏了过去。

而在另一个共享安吉拉的晚上,约翰安排的是一场男人的牌局夜。他邀请了 他认为可靠的四个朋友,并安排让安吉拉今晚属于他自己。

这四个人每一位都清楚的知道道森一家拥有金姆,尽管她被描述成一个仆人 而不是奴隶。约翰经常让金姆在牌局夜里为他们服务,他们并不和金姆做爱,但 是可以看她赤裸着为他们端上饮料喝小吃。

这一晚他们到达时,发现安吉拉今晚将会取代金姆的位置,都极度的震惊。

不只是因为安吉拉是约翰的妻子,更是因为他们知道安吉拉是一个施虐者。

「她正在探索她的另外一面,」约翰解释道,「这最后当然会结束,但是我 想我们可以在它持续的这段时间好好利用一下。」

「噢耶!!!」亚历克斯大吼道。

「上帝啊,多好的身材!!!」比尔惊叫道,「真是好点子!!!」

「我很高兴你喜欢,比尔,」约翰笑道,「请随意,你们可以靠近点仔细看 看,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抓一下。」

这四个人以前都曾做过安吉拉的情人,其中三个的妻子也曾和安吉拉有一腿。

所以他们对于安吉拉的身体并不陌生。但是以这种方式看到她却是完全不同 的一回事。她的双腕被铐在一起,中间是一条只有六英寸(约十五公分)的链子。 同时她又戴上了脚镣,链子有十二英寸(约三十公分)。而这些链子还是相互连 起来的,使她的双手无法高过她的肚脐。所有这些金属更加增添了她的美丽。

四个男人将安吉拉围在中间开始抚摸抓握。她对于这样的场景非常不适。尽 管他们以前都看过她的裸体,而且还都将他们的肉棒插入她体内不止一次,但这 是不一样的。之前她是作为平等的玩伴参加他们的性游戏,而且他们都知道自己 是个S。但是现在她却被当做一件物品来对待。手掌又抓又摸,手指又刺又戮, 这一次和以前完全不同。

「把你们的钱都放回去吧,伙计们,」约翰宣布道,「今天我们用筹码来玩。」

「我猜你今天感觉不是很好吧,约翰。」凯文挖苦道。

「噢,我倒感觉吉星高照,」约翰回答,「毕竟,我有一个漂亮的新女奴。」

凯文的脸一下子红了,但是比尔及时出来打圆场,「为什么要用筹码了?」

「因为,」约翰回答,「今晚我们要玩个大的,整个晚上一起算。今晚,胜 者将会得到我的新奴隶陪同过夜。」

安吉拉惊叫了起来,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那是什么意思,约翰?」亚历克斯问,「我们能在回家前操她?」

「你们能做任何你们想做的,」约翰回答,「或者你们可以将她带回家过夜。

留在这里享用也是欢迎的,直到明天正午她都属于胜者。「

安吉拉翻了翻眼睛,她的丈夫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蛋。他在尽一切他所能来羞 辱她。而他确实又有这样的能力。她赤裸着,被铁链拘束着,而且还被他告知如 果她发出任何抱怨或是说出不服从的话语,都会被戴上口枷。她只能一言不发, 忍受着所有的耻辱。

牌局终于开始了。每一个玩家都有相同数量的筹码。安吉拉不停地为他们续 杯,同时忍受着各种摸抓掐捏。他们好像都对于她的无助和任君所求乐此不疲。

也许她可以多给他们倒些酒,多到足够让他们都醉的不省人事,这样她就能 回房休息了。

他们持续了几个小时。凯文最先输掉了他的所有筹码而出局。接着,他开始 一边挑弄安吉拉的身体一边观看他的朋友们继续。

卡尔是第二个出局者,他加入到了凯文玩弄赤裸美人的行列中。约翰接着也 输光了他剩下的筹码,但他决定不去打扰他的朋友猥亵自己的妻子。现在只剩亚 历克斯和比尔了。

「她的屁眼可以操么,约翰?」比尔边研究他的手牌边问。

「她的整个身体都可以使用,先生们,」约翰回答,「不然你认为我们一直 在为什么奋战?」

听到这个消息,比尔立马加了注。这一手过后,牌局就该结束了。几乎所有 的筹码都被投注在了牌桌中央。两位玩家分别亮出了手牌,亚历克斯尖叫一声, 他输了。

「我赢了?」比尔问。

「你赢了。」亚历克斯点头。

「我想我会将她带回家,」比尔说着从桌前站了起来,「苏珊也会玩得很高 兴的。」说完,他领着赤裸的安吉拉离开了前门上了车。他将她放在车尾的行李 箱里,然后直接向家里驶去,这样他和她的妻子今晚就可以好好享受他们的性玩 具了。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去,」安吉拉在第二天下午说道,「但你为什么要羞辱 我呢?」

「那么你认为下个星期你到底会被怎样对待呢?」约翰回答,「如果你不能 接受被你了解和信任的人使用,你如何能掌握那些可能欺骗虐待你的人呢?」

「那会是不一样的。」安吉拉撇嘴道。

「是不一样,」约翰同意道,「那更糟糕。」

「我需要这么做。」

「那不安全。」

「我需要这么做。」

「那么不要回来的时候抱怨那有多么糟,」约翰警告道,「那只会比这周发 生的任何一件事都更糟糕。而且很不安全。我无法信任那个无法无天的国家的人。」

***********************************

最近比较忙,好久没更新。这两天抽了些时间翻完了两章。这两章其实我自 己挺喜欢的,安吉拉被家人当做奴隶使用还和朋友分享。但是我觉得意犹未尽, 杰克想要向更多的朋友展示安吉拉但不知道最后做没做,比尔和苏珊这对夫妻怎 么对待安吉拉的作者也没有写,感觉挺可惜的。后面就是安吉拉去卡其伦旅行的 经历了,她人生的转折点也就在那儿出现了。我会尽快译完的。